Devil Fox

圈名沈肆昭/Caesar。热衷鬼狐天冲与莱娜。常年高速写手,佛系更稿。

今天是鬼狐天冲的生日,想了想我一个佛系文手也没什么可以发的…当时在约翰太太那儿买断的生还者鬼狐天冲就解锁吧。
鬼狐大人生日快乐。
后排艾特画师约翰 @刺客约翰A.JOHN-不成触不改名

答应泪爹拖了好久的car。接上文。
@内裤泪酷嘞

车站。小甜饼。

暑假已近,闷热的天气与聒噪的知了都是夏日的象征。

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结束了,在一场数人的考场上,画下了最后一笔句号。鬼狐天冲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不紧不慢的收拾着课桌。习以为常的看见桌肚中的书本里夹着的一角,是情书。简洁干净的信封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樱色,只是这一次他破例将它放进了书中一页。

很长时间以来,鬼狐都能收到各种各样的、来自不同少女的情书。而他也总是会接受她们的心意,并且心安理得的接纳她们的爱慕。身为学生会的会长,鬼狐也没有做出格的事情。这只是姑娘们的一厢情愿,鬼狐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鬼狐总是会把收到的情书扔给他的好助手,学生会副会长莱娜。有一半的情书其实都是那些姑娘托莱娜交付给鬼狐的,但它们终是会回到莱娜的手上。他不关心莱娜会如何处理它们,也从不会在意。过于亲近的暧昧或许会给她带来麻烦,相对而言,鬼狐的麻烦要少一些。

鬼狐天冲将为数不多的几本有用的书装进背包中,然后带着包走出了教室,关上了这扇他再也不会打开的门。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校园内充斥着的是自然的声音,还有轻得难以捕捉的钢琴声。可能是托半兽化的福,这双耳朵让鬼狐的听觉敏锐了不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是从礼堂传来的琴声。

偌大的校园里除了鬼狐,其他人应该都走光了才对。他抱着些许的疑惑,因为礼堂中的那架钢琴在这些日子来都是鬼狐的专利,虽然现在不再属于他。但这琴声的节奏与曲调,是鬼狐在每年的校园祭上都会弹奏的曲子。只是慢了些,倒也符合这夏日的慵懒。

鬼狐循着琴声去了,走过阳光斑驳的小道,停步在礼堂的门口。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钢琴前,微阖的双目与上翘的唇角都在告诉着别人,少女沉浸其中。以往这个时候,礼堂一般都是座无虚席的,只是今天不同。只有一名听众。

鬼狐刻意放轻脚步,凭着记忆中每次表演有意无意的回眸,找到了她一直坐的位置并坐下。空荡的大厅中仅有这熟悉的钢琴曲,以及偶尔光临的鸟。鬼狐静静的听着,就像她从前一样。狐耳不自觉的抖擞两下,仪式性的微笑渐渐淡了,留下的是唇边浅然的弧度。

曲终了。

鬼狐悠悠的鼓掌,为少女献上掌声。少女这才如梦初醒,愕然的寻找着什么,最终停留在鬼狐的身上。她兀的站起,双手背在身后,眼神无措,颊面攀上了红霞。这副样子就像是被发现了秘密般的孩子。与生俱来的狡黠让鬼狐一眼就参破了少女的心思,看起来他猜的没错。

鬼狐天冲说:“回家吧。”

鬼狐从座位上起身,单肩背挎着包,先行一步。不一会儿,女生的小高跟踩在光滑的大理石面上的声响愈加逼近,鬼狐知道她跟了上来。但是她始终是走在他的身后,哪怕鬼狐刻意的放慢脚步,少女也未曾与他并肩同行。

二人就保持着这种形势,直到临近候车的站台。鬼狐双手揣在兜中,身后的狐尾似是无意间扫过,但他敢肯定少女的视线全在这条尾巴上了。鬼狐无心再等待下去,却在加快脚步的那刹被牵住了衣角,仅仅是小小的一寸布料,但足矣。

于是鬼狐就这样跟她一起走到了站台,这个时候已经是日暮了。挂在天边的太阳还在散发着余晖,而鬼狐与少女背着这耀眼的霞光,在倒数第二班列车启行而过的同时,体验了一把名为接吻的行为。

鬼狐听见她说:那封情书是她写的。

“莱娜,我知道。”

/鹏白ABO
/黑道少女x年轻警察
/第一回

刚刚从警校毕业,才踏上工作之路的金翅大鹏命运多舛。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上任三个多月都只能搞搞巡逻、接接电话、处理处理琐事,金翅大鹏很是不解。哪怕各个前辈都说要经过这个阶段。可这种工作的日常并不是金翅大鹏所想要的,或许他一开始就应该去参加特警的培训,虽然现在也不晚。对于实习了一个月就被转正的事实,金翅大鹏还是稍微有一点心里的安慰。

大海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藏杀机无数。金翅大鹏秉着如此的座右铭,在一周任务结束之后的晚上,被自己的同事、也是大学的同学骗进了那家他高中时常常想去的酒吧。可能是旧时同窗的怂恿,也可能是他自己内心的想法,金翅大鹏破例点了一杯鸡尾酒或红酒以外的威士忌。得到这一决定的伙伴显得十分意外和欣喜,用这朋友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个风纪委员终于开窍了。

金翅大鹏白了一眼,身后那双翅膀还刻意舒展羽翼往那人的脸上拍去。而那些被抖落的羽毛,却引起了另一边某个人的注意。常年有素的训练带给金翅大鹏的是敏锐的感官能力,背后飕飕而来的阴冷感觉让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金色的碎发挡在眼前稍稍遮掩了些许的视野,但这并不妨碍金翅大鹏一眼就寻到了那目光的主人。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还是个女人。

这四目交汇的僵持延续了片刻,因为同事的拍肩而移开视线的金翅大鹏率先打断了两者之间的对视。金翅大鹏拿过调酒师递来的加了冰的威士忌,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让他不自禁的蹙起了那双眉头。金翅大鹏尝试性的咪了一口,结果被同伴恶作剧地托起酒杯底座硬是半杯灌下肚去。他明显被呛着了,伏在玻璃桌面上咳嗽。

“嘁…这小子可真是不胜酒力。”

虽然趴在桌面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但旁人的揶揄一字不差的传进了金翅大鹏的耳中。他轻啧一声,手背一抹唇边酒渍,拿起酒杯欲想一饮而尽。但猛然响起的玻璃摔碎的声音制止了他的动作,出于警察的反应本能,金翅大鹏立刻站起身来循着声源看去。

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被敲破瓶身的酒瓶攥在一人手中。穿着西装革履的几名男性A围聚在沙发座旁,满脸醉意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而手执玻璃酒瓶的人就是方才金翅大鹏与之对视的女性。本就混浊且不流通的空气中弥漫着某种鸡尾酒的味道,是金翅大鹏能够接受且喜欢的品种。他眯起双目仔细观察了一下情势,这才发现原来那个眼里寒光湛湛的女性是一名O。

金翅大鹏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是个A,不、可以说他在刚才的对视中压根没发现那是名女性。噢,这个反应速度真是太糟糕了,酒精混淆了金翅大鹏自以为傲的聪明头脑。而经过片刻的惊诧之后,金翅大鹏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显而易见,空气中这股蓝色妖姬鸡尾酒的味道来自那名女性O。

“帮我把酒钱先垫了,我的信用卡今天估计要透支了。”

金翅大鹏丢下一脸不明所以的同伴,径直翻过吧台至卡座的栏杆,从看热闹的人堆中破开一条路来挤了过去。或许要感谢一下身后的这双翅膀更加引人注目,些许围拢而来的人倒凑到他的身后去了。金翅大鹏的脸色细不可察的黑了黑。直到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后,金翅大鹏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会有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女性O有一双异瞳,猩红与苍色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并不起眼的身材以及一头短发,的确让人难以分辨性别。金翅大鹏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一名女性O她的信息素会是蓝色妖姬,不过当下不应该去纠结这种事情,而是该想想要如何解决这一场蓄势待发的纠纷。然而几个醉酒的男性A聚在一个女性O身边,想想也知道是为什么。金翅大鹏突然有点佩服这个女性O,都到了发情期还敢在这种地方带着,且不带抑制剂。

女性O狠狠地瞪着那几个男性A的眼神的确让人后怕,更何况那血色的眼眸中仿佛有一头凶戾狮子。也难怪这几个A只是在旁看着,看起来酒精还没有让他们丧失最基本的危机感,但在一个女性O眼前,却又显得太怂了点。金翅大鹏是看不惯的,谁叫他曾经是个风纪委员呢。在那几个男性想要对她做些什么之前,金翅大鹏率先迈上一步夺过窝在沙发一角的女性O手里的半截酒瓶,然后对准为首男性的脖颈。

“趁人之危,小人之举,公共场合,注意举止。”

“我说-小子,懂不懂不要多管闲事?”

男人冷嗤一声鄙夷似的抬颌看着金翅大鹏,他也不做声,仅仅是站在两方之间。匆匆赶来的同伴瞅了一眼沙发上的人,又望了一眼金翅大鹏前方的男人,本想和他一起凑个热闹的想法登时烟消云散了。这两边都是酒吧常驻的黑帮人员,扯上任何关系后果都不忍想象。结果金翅大鹏冲上去做好人,这可真的是让人捉急。

男人见金翅大鹏迟迟不回话,便直接想要推开挡路的他,但是指尖才沾上金翅大鹏的肩头,就被一手牢牢扣住。男人骂出一声,同伙见状便打算上前。金翅大鹏扣着男人的手腕利落的反钳至他身后,这动作疼得男人喊了声,已经冲到眼前的同伴却被金翅大鹏手中锐利且泛着寒光的玻璃酒瓶喝退。他一脚踢中男人的膝盖窝逼着男人扑通跪下,后以酒瓶碎掉的玻璃边缘抵在男人的喉咙上。

“不好意思,管定了。”

男人显然是吃软怕硬的类型,瞅见了随时就能划破自己喉咙的酒瓶后立马是服了软。很快酒吧的工作人员就介入了现场,在金翅大鹏的冷眼下架走了腿软了的男人。男人的其他同伙见状,也马上掉头跟随着离开,但也没有忘记丢下几句狠话。金翅大鹏对此无感,但从身后传来的一声冷笑让他眉头一皱。他好像忘了还有一个当事人的存在了。

这名女性O在几个男性A离开之后显然松了口气,可被发情折磨着也无法抑制喉头的轻喘。她挣扎着想要从柔软陷下的沙发里起身,却落得一个踉跄再次摔下去。金翅大鹏轻啧一声,想着就帮人帮到家,好人做到底吧。并且警察的职业本能也驱使他安顿好这名独身女性,于是金翅大鹏走到她身边,想将她拉起来。而女性则是一扯他衣领,由于惯性金翅大鹏便被拉到她跟前。

“去2703包厢……。”

稍显灼热的吐息喷洒在面庞,过近的距离让金翅大鹏有些懵的点了点头。好了,我们的男主角就这样被女主角骗上了贼船,还是一去不回头的那种。等到金翅大鹏反应过来早已是没了退路,同行的伙伴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只好自认倒霉,麻利的把人一抱,顶着这众目睽睽就走。

“喂…包厢往哪儿走?”

囤货。

随便屯点以后要写的东西。
埃艾骨科,车门焊死。“拥抱是为了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这句我给忘了。
鬼莱。中世纪神父与恶魔。中心主题。上高速。
备香。黑帮教父与杀手的买卖交易。
别看了基本都是焊死车门的。

是后续,后续,后续。
求别糊,别糊,别糊。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肝不动了。

向死而生

第一人称。是戏非文。
存个档。

漆黑的夜中,却隐约有一层让人警惕的蓝色浮现边际。

那些与怪物无异的生物突然如潮水般涌现在天际线处,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这个方向袭来。伴随着这股潮汐而来的,是灼热的气流与死亡的味道。即使是接受了改造的身体,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压迫。

这种感觉,真实却又不可思议。

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如梦初醒,那狭长的脸已然是凑到了眼前,仅仅相隔几尺距离。求生的本能促使着自己向后退去,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对方自燃身体的灼烧。当拿下面具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底。

它看起来是不必要的了。

高温使得面具被蚕食,眼底尽是燃起的蓝色火焰,并且愈来愈清晰。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头,这才发现掌心一片湿泞。潮湿感夹杂冰冷蔓延而开,这是冷汗。几乎就在几个正在燃烧的生物扑向自己的同时,惊雷落地。

没有多去思考些什么,视线的一处是雷狮的身影,还有那位军人。目光迅速的扫过当前的情形,再停留在他们的身旁,辗转几许。微微眯起双目,确认了没有那个人的影子。于此转身,恰恰看见了一团蓝焰跌跌撞撞的冲来。

此时才留心周围,努力思考着如何突出这烈焰围成的屏障。上帝之匙现在也不可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而这些自然生物让这个星球上,不论是表面还是空气中的温度极速升高。甚至是将一些物质融化,将有机物化为灰烬。

把不安与焦躁被动的吞入腹中,没有抑制住的话语终究溢出唇外,是一声低哑而急促的他人姓名。

“莱娜……”

肝不动了,鬼莱合志打算写的paro

*龙与狐

愚钝而又忠心的龙,虽是与生俱来的利器,却终究被聪明而又多谋的人类所驯服。它们忠心耿耿的跟随那所谓的驯龙者,哪怕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他的周全。
殊不知正一步步踏入深渊,将自己永远埋葬在名为“忠心”的囚笼之中。

-“莱娜。”

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高崖之上,口中轻声呼唤着龙的名字,但又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似乎在龙的耳中,可以听出那个人话语中深埋的温柔,不过这只是基于龙的想法。

红色的龙展开那双龙翼,从昏睡了一日的峡谷中振翼高飞,直到视野中清晰的出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龙扑打着双翼,缓缓落在他身后两米左右的空旷地带。并且尽可能的收拢了双翼,以免将这个在她面前看似不堪一击的人刮倒或者是如何。

那个人终于抬起了头,露出那属于男子的模样。他的眼与一些龙的眼十分相似,金色虹膜与那竖瞳让他看起来更偏向于它们,却又并不是龙的同类。

因为降落而带来的风将男子的袍角刮起,猎猎风声中隐约可以看见他与众不同的绒尾。那是狐狸的尾巴。随后,他的眼底便映出了一个少女。她便是那头龙了,少女头侧的龙角很明显的出卖了她。

“鬼狐大人。”

变幻为少女的龙如是说着。

——设定及世界观

主线就像是龙骑士这样的西幻风格。

地处太平洋西岸的一片海域因地壳运动形成疆域辽阔的岛屿,距今分割成内陆及外海的两个明显地域差,只不过都是在同一个国家的统治之下,分散独立出去的其他国家都为附庸国。
希格斯王国存在时间与这个岛屿一样,为什么会出现,以及没有被更替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朝野之中有善于驯龙之人。
龙是原本长居于此的种族之一,在人类发现这里之后,原本人类与其相处互不相干,但是人类的野心在一步一步扩大,以至于最后人类认为这些巨大的物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因而不惜付出很大的代价也要去狩猎它们。这便是猎龙者。直到驯龙者的出现,龙才免于这场灾难。它们被驯服,为驯龙者所用,为驯龙者所归属的国家所用。

鬼狐天冲。
希格斯王国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大祭司,十八岁时成为祭司,并且是希格斯最年轻的驯龙者。俗话来说,龙骑士。但是他也是唯一一个,带有返祖特征并被王国接受的人。除此之外,很难看见有着耳朵和尾巴的人出现在王国。
传闻曾经岛屿有一个兽人组成的王国,只可惜在十年前,希格斯新上任的国王嘉德罗斯下令将它毁灭,并且要求杀光所有的带有返祖特征的兽人。于是鬼狐天冲的任职变成了王国举国上下都瞩目的奇闻,但年轻的王对此从无解释。
因为返祖特征所以鬼狐基本所有的时间里都穿着黑色的斗篷,只不过他的一双金色竖瞳,也会让其余的人退避三舍。

莱娜。
龙族后裔,返祖特征达到90%以上。是红龙,体型中偏小,并且居于龙的种群之间,可以在人类与龙的样貌间转变。不过这也是在一个前提下,被驯服,并达成契约。
不过莱娜变幻为人类之后也保留了龙的特征,头的两侧皆有红褐色的龙角。善于使用匕首。
在幼时父母被屠杀时曾被还未成为祭司的鬼狐天冲无意救过一命。只能说太巧了,这一眼让莱娜永远也无法释怀。
后与鬼狐天冲达成契约。

安迷修。
猎龙者的后裔,遵循本能而排斥着鬼狐天冲。是希格斯王国的骑士长,曾是猎龙者,但因为鬼狐天冲的出现并在短短的半年内成为祭司这件事,而不得不放弃屠龙。
尊敬女士的原则让他对于鬼狐天冲身旁的那头红龙,比对于鬼狐还要来得礼貌。只不过龙对他常常是爱理不理。
他的双剑来自于红龙与冰龙的牙齿。

嘉德罗斯。
年轻的希格斯的国王。虽然主张以战止战,但还是允许了鬼狐天冲驯养龙,以他本人所述就是-驯龙待战,无用便斩。
现下希格斯王国统治了所有不是说说,只不过这是他父亲的功劳。新王继位,自然多有动荡。
他任用一个自己所厌恶的人来做国家仅次于他的祭司,此举更让附庸国家与国民人心动摇。但是他偏好暴政,如不是安迷修在旁数次劝阻,恐怕周边国家都会像兽人国家那般不复存在。

别糊,我试水。不行的话,我截图吧。

是一张约的稿子,头像。三眼哮天录番外里的猴儿。